March 26, 2017

苦澀。



苦澀,才是生命的本來味道。

但是否能苦後回甘,那就看個人的功夫與智慧了。




某個時刻你懂了,這就是事實,你認清了。

想通了,這就是生命的真相,是變數。

但某些時候,卻覺得自己身份模糊。

是依然交往中的你,還是回到單身的你?

你是真的,已經脫離戀愛模式了嗎?




想通的時候,心寬了一些。

覺得好像失去什麼,又得到了什麼。比起生死,這算是小事。

一念無常,緣聚緣散,心,似乎自在一些。

想不通的時候,回憶太重,思念一再回來,幽魂似的纏綿。

望著窗外,那一片容下兩個人和全世界的天空,一陣惆悵,一泉心酸。




在一起時叫我看的那部日劇,我卻嚷嚷沒興趣,這題材香港的比日本的還要好看。

分開之後,它反而變成你我唯一的連接點。

是心情的不一樣,還是時間點的關係,現在看卻覺得甚有趣。

男主角的搞怪又搞笑的言行,劇情的跌宕。

看到一半,還會笑出來,猜想你看這一部的心情。




原來情緒是這麼多元而複雜的。

正負融合,沒有絕對的強意志,沒有徹底的脆弱。

碎了一地的是眼淚,拾起安撫的是心和回憶。



March 25, 2017

1210,也只是曾經。



謙說的對。

凱的意志是沒問題的,只是人也有脆弱的時候。




專心切菜做飯,搭捷運去聽講座。

只有轉移注意力,才能找到那一片自在。

平時經過的那些地方,總會想起那些回憶,心覺甜蜜而美好。

可現在卻覺得是 haunted memories。

Haunted,像幽魂一樣的跟隨。




那些交往過程的難題,反映的都是以前自己不曾察覺的問題。

謙從中省思,改進,進而變得更好。

而我,現在可能還無法從一個旁觀的角度看自己。




戒不掉那份依賴。

習慣等他,想和他說話,想像他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總是幻想,有一天會在台北的街口,以千萬的姿態、百樣的情節遇見他的父母。

謙說,把謙當成他,想對他說什麼話就對謙說。

我辦不到。




Robert Sternberg 提出愛的三大元素。

Intimacy、passion、commitment。

如果你說一開始就少了 passion。

你有,一直都有,那火種微弱,但我感受得到。

Passion 是靠著近距離相處的時間來醞釀,而這份醞釀,需要時間。

遙遠的距離,卻讓你懷疑了自己。




安又氣又不捨。

他最後跟妳說這些,妳難道不會生氣嗎?

我停下來觀察,並沒有,只是是一桶桶又一桶桶的傷心,提得我有些累。




安說,其實妳很有朋友運。

虹屹私下傳給安,鄧凱柔,就麻煩妳了。

謙依然像幽靈隨時冒出。

如果有人問,這一輩子我有什麼好引以為傲的事,我想,那就是認識了妳們。




提得起,卻放不下。

即使放下,也不夠徹底,居然還想給他留言。

謙再三提醒,絕對,要完全隔離。

剛開始自以為的灑脫和霸氣,最後卻洩了氣,我只能蜷縮,蜷縮自己的心。

蜷縮,不讓你知道,不讓你看到,不讓你聽到。

唯有這麼做才能斷得乾淨不是嗎?

唯有這樣我才會死心不是嗎。




夜雨連綿,一切恍惚如夢。

回想當初,我曾是那樣的堅信,那樣的充滿力量。

只要能夠和他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意面對。

那些讓人眷戀的,心動的,樹想用心保留,風卻試圖吹走。




或許日後能夠以朋友的身份,好好的聊天,聽你說笑。

但那會是理智的以後。




妳是妳自己的。

妳還沒遇見他之前,妳的生活不是都好好的嗎?

或許只能用這些聽起來很有道理的論述來收拾自己散亂的心情。

散亂,亂得我想剪髮,想重新再來。

亂得我想做一些別的事情,讓身體代替我去思考為什麼。




如果這真的是再見,

真不知道我們會不會再見。


March 23, 2017

黑。



你說得如此輕鬆,好像這事與你無關。

好像,我不曾在你心裡留過任何痕跡。

好像,你不曾愛過我。



是什麼樣的情緒,讓你懷疑。

感覺是如此的虛無,遊走在現實和虛擬之間。

而我,被那沉重的懷疑壓著,無法動彈。



如果決定的是甲方,被決定的是乙方。

那麼乙方可以活在,決定與被決定之外嗎?



如果最後是走向這樣的結局。

如果你想轉身離開。

如果我對你不再重要。

如果你是在跟隨的心你的感覺。



如果這世界還有那麼一點美好的東西,請告訴我,讓我知道。

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全世界都熄了燈。



K A B O O M

T W E E T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