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7, 2014

一深道歉。


彎曲已久的膝,在伸直之後竟感到幾絲不安和愧疚。

不該像個野性的海洋,在大眾前揭開我們的傷疤。

每個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或許妳內心矛盾的形狀,我不知道而已。

對於公開式的潑辣,在此道聲歉。




生命走到最後,也只剩一軀骷髏。

我們需要的,其實並不多。


(文/小柔)

4 comments:

Silent Screams Starts Here 。

K A B O O M

T W E E T S